为什幺我们认为音乐的大调等于快乐、小调等于悲伤?

即使你完全没学过音乐,也仍会是专业的听众。每当你听到一首乐曲,就会下意识地分析每一件事,像是曲子是哪种类型、节奏为何,是什幺调子──即使你对调子不熟悉。最常见的例子,就是我们一般认为大调等于快乐,小调等于悲伤,但是,有任何客观理由,可以解释为什幺小调等于悲伤吗?受过古典音乐训练,同时身为物理学者的约翰.包威尔在《好音乐的科学II》中解释,「文化」是让我们对小调有悲伤印象的其中一个因素。

什幺是音乐的调子?

那幺,调子到底是什幺?还有,要是我们连调子都不懂的话,又怎能辨认它们呢?在西方音乐系统中共有十二音可用,但我们多半一次只用其中七个音(虽然作曲者在一首曲子中,可能会从某一组七个音变换到另一组)。在所有西方乐曲中,每次选用的那一组七个音,便称为「调」(key)。

在播放乐曲时,你会对用了哪七个音有清楚的概念,因而当有人用了不对的音弹奏时,你就会觉得听起来不太对劲,音的位置不对──也就是走音了。当你下意识地拼凑出这七个音的同时,也能辨识其中最重要的一个,而这一个就是主音。C大调的主音是C,同组的还有D、E、F、G、A和B ;而D大调的主音则是D,整组音则是D、E、升 F、G、A、B和升C。别担心,你不需要记得这些音的顺序,我之所以在这里把它们列出来,只是为了说明各组音,也就是每个调,都有固定的识别元素。

西方音乐採用两种调,小调与大调,而我们潜意识里的音乐分析机制,则不难分辨自己正在听的是哪一种。我们习惯将小调与悲伤、大调与快乐联想在一起,但为什幺会这样?

文化如何影响了我们对大调小调的看法

其中一个原因跟文化有关。在北欧和美国,多数悲伤的歌词是以小调演唱的,如着名的爵士歌曲〈Cry Me a River〉即是;而快乐的歌词则倾向以大调来表现,如披头四的〈Here Comes the Sun〉。因而生长在这些社会的人,就会对这样的连结产生预期心理。

但对音乐来说,还是老话一句,即便对于身在这些社会中的人们来说,这样的连结也并非铁律。大家还是可以用小调谱写快乐的歌,如英国作曲家珀瑟尔(Purcell)以D小调所谱写的轮旋曲〈Round O〉;并以大调创作悲伤的乐曲,如加拿大诗人兼创作歌手李欧纳.柯恩(Leonard Cohen)的〈哈利路亚〉(Hallelujah)等。我们在前面提到了,某些社会(如西班牙、巴尔干半岛诸国以及印度等)是以小调来谱写欢乐以及悲伤的乐曲。那幺,是否有任何客观理由,可以解释为何小调听起来就应该是悲伤的?

有两个技术性理由可以解释为何人们认为小调比起大调,更适合用来表达悲伤或渴望等複杂的情绪,但我们不应把这些理由当成铁律,而比较像是温和的建议。小调能将较悲伤的情绪表现得这幺出色的第一个理由,是它们本身就比大调来得複杂。

为了让各位了解这一点,我们先很快地看一下将竖琴弦调成大调的方式。竖琴弦乃是以特定频率来回振动的方式产生乐音。举例来说,一根琴弦可能每秒会从左荡到右再摆荡回来达一百一十次,使得我们耳膜附近的气压,每秒也跟着升高降低一百一十次。这种扰动压力会让我们的耳膜,以同样的速率前后鼓动,如此我们便能听见该频率的音(此处说的便是A2这个音的频率,亦即由吉他A弦所弹奏出来的音)。要是我们让竖琴的另一根弦,也发出跟第一根弦的频率,有着简单倍数关係的振动的话,声音听起来就会很和谐。例如,每秒振动一百六十五次的音就可以跟频率一百一十的音搭配得很好,因为一百六十五是一百一十的一点五倍。

一组大调音阶会从某个频率的音开始,然后分别加上频率是第一个音的 1¼、1⅓、1½、1和 1⅞倍的音。而由这些简单的分数关係,所组成的稳固且紧密的「团队」,我们就称之为大调。

且让我们用运动来类比一下。小调基本上就是从一组大调团队中,将三名队员替换成另外不太融入的三只菜鸟。例如,其中「 1⅔ 」的那个音,就会换成比较不熟悉的分数「1」。

为了增加複杂度,小调乐曲偶尔就会将一些原本的大调队员,换成比较弱的新成员。由于新团队的所有成员间彼此不太协调,因而比起较为自信的大调,也更能传达複杂或抑郁的音乐情境。

音乐心理学家大卫.赫伦(David Huron)以及马修.戴维斯(Matthew Davies )则发现了另一个将小调与抑郁情绪连结在一起的可能原因。在他们针对大调与小调乐曲的广泛研究结果中显示,小调旋律中各音间的起伏,平均要比大调来得小。

当我们开心的时候,说话的音调起伏就会比较大,像这类句子「嗨!很高兴你来了,你好吗?」中,「嗨」和「很高兴」两者之间声音由高到低的落差可能会相当大,接着在说到「你好吗?」时又会跳回到高亢的音调;当我们不开心的时候,我们的音高起伏则较小。比方说,「我听说你母亲的事了,你还好吧?」这句话各音高间只有很小的落差。即使我们根本听不懂某个人的语言,也能从这个人语调高低间的落差大小,来判断对方的心情。因此,小调乐曲中较低的音高起伏,就成了我们将它视为悲伤情境的原因之一。

延伸阅读关于童年.为什幺我们总喜欢小时候的那些歌曲?《古典音乐的不古典讲堂》:如何分辨不同的小提琴家?事实上比你想得还要简单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