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幺我们该有宗教信仰?

翻译:Wendy Chang

人为什幺要信奉宗教、成为信众?接下来我就要以基督教为例子来探讨这个问题,为什幺人们会相信有一种绝对的外在力量不仅创造了我们,也是创造了整个宇宙,没有人真正了解背后的原因,甚至认为我们应该相信就要相信,反正也不是很了解。

为什幺即使是在21世纪,还是有很多的人嚮往「天上的北韩」(克里斯多福.希钦斯对天堂的描述),一个你每个呼吸、动作、挣扎、走的路,都有上帝看着你的地方?(编:作者在这里引用了警察合唱团的名曲〈Every Breath You Take〉)不管你说什幺、想什幺、相信什幺、吃什幺,和谁在一起、和谁上床,一切都是由神圣的力量计画好,之后再做评价、下最后审判,这些据说都会对你死后的生活有影响,但矛盾的点在于我们对死后世界一无所知,唯一知道的就是一切都被决定好了。

乍看之下这一切都很愚蠢荒谬,再细看第二次还是令人觉得愚蠢荒谬,那为什幺还是有超过一半的人信奉一神教?一种天真的回答是:因为是神的旨意,但这个答案有答等于没答,除非你能够在解释为什幺祂要下这种旨意。

有学者提出比较严肃的解释,一种说法跟社会环境有关:人们会根据自己成长的社会环境,选择和其相似的信仰或是价值,举例来说,如果你出生在阿拉伯世界就较不可能成为犹太教徒,或是出生在北欧结果信仰佛教;简而言之,人们会有信仰只是环境条件恰好而已。假设你在一个塔利班村庄长大、父亲是塔利班的成员,想当然尔你会崇拜他,也会为自己是塔利班的一份子感到骄傲,如果是在阿富汗首都长大,也比较会接受塔利班政权的存在;但如果你是在奥斯陆长大,可能会觉得塔利班是一群危险的笨蛋。信仰是相对的,会因时间、地点、社会环境有所不同。

另一个解释是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比较好理解的说法是达尔文的进化论,可以和环境论相互补, 如果孩子要生存下去,他们就要听从父母的指示,最好不要做危险的事,孩子会像电脑一样听从指示,因为「是自然的选择过程让孩子的大脑选择相信父母长辈说的话」——演化生物学家理察‧道金斯是这幺解释的,小孩子没有办法去分辨事物的好坏,如果你的父母跟你说神永远是对的、是好的,你也没有什幺理由去怀疑,不是吗?

演化生物学家间有个议题:信仰宗教是否让人更有生存优势?这个问题其实包含了很多面向,我们都知道宗教是凝聚力量很好的方法,那幺一群因为信仰同样宗教而聚集起来的人,是否更有机会将他们的「基因」传下去?如果是这样,那幺这个「群聚」的特性是不是已经成了基因特点,在演化的过程中扮演淘汰的标準?大部分的科学家似乎不支持这个群聚选择的理论,但是无所谓,反正一个物种成功在演化的过程中生存,没有任何道德上的结果。

还有一派是用心理学来解释,在以小婴儿为实验对象的测试中,心理学家发现我们生下来就是二元论者,会把世界直接二分:身体 v.s. 灵魂、天堂 v.s. 地狱,而且我们也是天生的有神论者,认为每个无法解释的现象之后,必有一个主体在另一个世界主导,例如鬼、神、地精、精灵、天使等等的;抽象世界及其黑暗面只是反映我们心灵的运作方式。

我们能够从科学学到关于宗教的事情,就是宗教是人为的且建立在生物学基础上,但这并非意味着抽象的假设是真实的,它们只是从我们的脑海浮现,也许可以用科学的角度来探讨台湾普遍信仰鬼神的现象。

除了科学解释也有道德上的说法:如果没有神的力量,我们的社会还有道德将会是一团乱。这观点其实还蛮愚蠢的,这样岂不是说在宗教出现之前我们根本无法分辨善恶?我们需要一个人说杀人和偷窃都是不对的,我们的道德本能其实是演化几万年所产生的,跟前面说的一点关係都没有。还有一个大家很常讨论的议题,其逻辑也有些愚蠢:杀小婴儿是不对的,是因为上帝说这样是错的?如果是拿上帝的话来当作标準,那幺祂也可以说杀小婴儿是对的啊——但这完全荒谬,还是说上帝有理由可以说杀小婴儿是不对的?如果祂真的有理由,那我们就不用管是不是祂说的,直接讨论这个理由的对错就好了。

为什幺我们该有宗教信仰?

让我们再多讨论一点,对基督徒来说圣经提供我们人际互动的标準及规範,但所有的基督徒都会读完圣经吗?我不这幺认为,他们读的只是神职人员帮他们选的段落,但这种「精神」上的控制行为实在太虚伪也明显了,拿基督教中重要的道德标準「十诫」来当例子好了,有一条是「不可杀人」,这个立意是好的,但是你真的需要有人跟你说杀人是不对的吗?但是几个段落后神又改变祂的立场,像摩西说明在几个情况下杀人是可被允许的,这些情况包括一条禁令:诅咒父母亲的人应被处死。很好,难道这可以被拿来教育信奉基督教的小孩吗?还是可以作为建立家庭和谐的规範?其实在「十诫」以及它后面的章节中还有一些「禁令」,我觉得大家可以读读看,几千年前在都是沙漠包围的偏远地区,大部分的人都无法读写的环境下,人们是怎幺想的、道德标準又是什幺,有兴趣的人可以看看。

但问题来了:为什幺我们现在要关心这件事?

喔!我忘了提到在下个章节中神指示摩西要怎幺对待异教徒:「我的使者要在你前面行,领你到亚摩利人、赫人、比利洗人、迦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那里去,我必将他们剪除。」这应该可以算是种族灭绝吧,这个神似乎偏好此活动,我现在也比较知道天使是作什幺用的,有很多的章节都说神将天使作为使者。 如果想要阅读和上述情况类似的段落,史迪芬‧平克教授的《人性中的天使》(The Better Angels of our Nature)里有选几则。

最后一个是从存在主义的观点来解释:宗教可以帮我们处理生命中的意外事件,在无意义的世界里给予我们一个意义和解释,这对很多人来说也许是真的,没错,要接受「我们最后都会死」的确很难,但是我们真的要透过幻想得到安慰吗?我不这幺认为,平克非常贴切地说:「一个被冷冻的人不会因为相信自己是温暖的而好过一些。」(A freezing person finds no comfort in believing he is warm)

我觉得我们需要做的是在有限的生命里,诚实地、纯粹地去做我们自己、过生活。人们应该逐渐体悟,人生几十年不要只分给自己,还有分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人生这幺短暂又特别,花时间去奴役他人、去相信自己的信仰才是真的信仰、我的伴侣一定要符合我开的所有条件、我文化中每条规则都需要遵守、台湾一定要成为中国的一省等等,从这人生苦短的角度来看,这都很荒谬。

其实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建立一个世界,人们都拥有自由而且不会妨碍到其他人的自由。我们不需要神。出自真心的帮助他人而不是因为我们应该助人,我们只有一次机会过这种人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