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砖与白石交叠-世界脉络中的「台式」西洋建筑

红砖与白石交叠-世界脉络中的「台式」西洋建筑屏东宗圣公祠

日本所谓「拟洋风建筑」,是西洋建筑出现初期,地方擅长传统建筑的匠师与这些洋馆相遇后,将其体验以自己的方式表现出来的成果。建筑史学者藤森照信在着作《日本近代建筑史》如此定义「拟洋风建筑」:「如此非洋风亦非和风的不可思议的西洋馆……设计的基调是洋风。然而不是真正的欧洲式……是使用洋风为基调的同时,对洋风的规则毫不关心的稀奇建筑表现法。如此产生的表现自然形成二种性格,一个是拟似性,另一个是奇想性。」

红砖与白石交叠-世界脉络中的「台式」西洋建筑

来看看最具代表性的建物吧!被藤森先生形容为「真正具有不可思议印象的西洋馆」的开智学校吧:「开智学校的车行入口玄关的形态,希望各位再次回想一下。一楼柱子的栏间位置嵌有波形的雕刻物,二楼露台的栏杆位置以青空为背景刻出涡卷的瑞云,其上方做出例行的天使拿着开智学校的匾额的样子。由下看到东洋的龙逐波向天飞去,天上有西洋的天使展现笑容,在涌现白色瑞云的蓝天中祝贺。这是既非欧洲亦非日本的白日梦。」

那幺,这样有趣的白日梦奇景,除了远赴日本之外,能够在台湾看到吗?不妨拜访一下屏东的宗圣公祠吧。站在门楼前由外往内望去,第一眼就可以看到与开智学校类似的龙、天使、匾额等东西方元素交杂的特色,而且更加繁複多样。除了灵龙在屋脊上加倍外,旁边也加码了二只鳌鱼陪伴,四只西洋式的狮子错落在门楼上,一枚让人期待维纳斯会从中浮现的大贝壳和一堆的奇花异草浮悬于中间。这热闹的场景当中,二位飘逸的天使,以轻鬆愉悦的姿态与神情,持着书有「宗圣公祠」的匾额,在蓝天白云下建构出了独属于这块土地和天空的幻景与梦境。而门楼背面还有什幺呢?

台湾铁道旅馆

台湾铁道旅馆就位于台北驿前,由曾留学德国的松崎万长参与设计。松崎万长是明治时代日本建筑界德国派的重要建筑家,因此铁道旅馆多半被认为是德国派的风格;有趣的是,1907 年 4 月 24 日的《台湾日日新报》汉文版中出现了另一种说法,描述铁道旅馆是採十七世纪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时代的宫殿式样:「…该旅馆新筑之设计,大体已成…係二层高楼,以砖筑成者,其方式则千六百年前后英国女皇挨里沙迷斯所筑之宫殿式,参以建筑学之新理,欲使极轮奂之美也。」

事实上,比例与营造较为严谨的西方古典建筑,在历经从欧洲到日本再到台湾的流转后,或多或少都有了转化、简化、重组、乃至于在地化的情形,因此在台湾其实已不容易找到严格定义下的特定风格建筑,或许以「历史主义」称之较为恰当。但话说回来,铁道旅馆的砖石立面、屋顶上的巨大老虎窗、马萨式屋顶等重要造型特徵,在部份德国地区及邻近的比利时、荷兰等地确实是颇为常见的建筑元素。

本文选摘自《福尔摩沙的西洋建筑想像》

红砖与白石交叠-世界脉络中的「台式」西洋建筑福尔摩沙的西洋建筑想像